萬人請願小英特赦前總統陳水扁

總統府 (臺灣) - 萬人請願小英特赦前總統陳水扁

總統府 (臺灣)
星期日 20.5.2018
從 7:00
總統府 (臺灣)
TaiwanTaipei臺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1段122號100
在地圖上顯示
0 參加者
特赦陳水扁不是一件容易做的決定,但卻是作一個總統該有的決斷。

很多人看不懂陳水扁為何在凱校餐會的致詞特別感謝軍公教,甚至還意在言外地抨擊蔡英文政府把人家污名化。其實,這事沒這麼複雜。正因為軍公教其實是最討厭阿扁以及反對扁特赦案的族群,所以,在軍公教因年金改革而瀰漫低氣壓之際,阿扁雪中送炭個幾句話,不求軍公教對阿扁改觀,只求稍稍降低他們對陳水扁特赦案的反彈阻力,如此而已。

是的,陳水扁現在念茲在茲的就是特赦;無論是他自己在台灣歷史未來的政治定位與他兒子陳致中的政治前途,都繫於總統特赦。但蔡英文已焦頭爛額了,陳水扁激情演出來添亂,一定讓她相當氣惱,甚至可能更堅壁清野地把特赦陳水扁的議題排除於她的政治議程。只是陳水扁同樣不是好惹的,依據扁信奉的「衝突、妥協、進步」的邏輯,他會一次次地進逼、一次次地在中監訂的「五不」規範裡切香腸,一次次地讓蔡英文難過。除非,又重新把阿扁關進牢籠裡,問題是:小英敢嗎?

關不了陳水扁又不敢特赦他,顯示台灣社會對陳水扁的愛恨情仇與政治糾結從未過去。社會有分歧,政治人物就鄉愿地躲在法律的背後,自以為安穩,其實是讓問題化瘡流膿,連帶地將司法尊嚴置身於政治鬥爭的叢林,不但藍綠繼續惡鬥,也讓司法跟著陪葬。因此,在一個卸任總統已經為了他的罪刑,毫無尊嚴地被關押了六年多之後,現在的確是蔡英文思考特赦陳水扁的時機了!

這樣的主張不是為了蔡英文綢繆政治危機處理,也不是認為陳水扁無罪。相反地,若陳水扁接受蔡英文的特赦,其前提是「阿扁有罪」,除免除之刑外,非屬《赦免法》第3條規定之「情節特殊者」;否則,又何赦可特?陳水扁到處喊冤的行徑固然讓不少人生厭,但別忘了,2008年8月14日第一場扁案記者會裡,陳水扁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做了法律所不許可的事」。他早已自承有罪,只是因為不耐關押而動員群眾喊冤,這也是人情之常。

也有人認為在陳水扁的十件司法案件仍有四件審理中,根本不符特赦案件必須定讞的前提,這應該是對於總統這項司法特權的誤解。依《憲法》第40條規定「總統依法行使大赦、特赦、減刑及復權之權」,而《赦免法》第3條規定:「受罪刑宣告之人經特赦者,免除其刑之執行;其情節特殊者,得以其罪刑之宣告為無效。」舉重以明輕,若法律允許總統特赦判決定讞之罪,卻對不准特赦法院繫屬中之案件,這是何理?更何況,目前仍未審理之扁案多因扁身體狀況不佳而停審,以目前阿扁保外就醫的狀況,如何有定讞之日?

當年美國總統尼克森因為水門案而辭職後,很多人等著他認罪起訴判刑坐牢,沒想到,繼任的總統福特在尼克森還沒認罪之前,即迅雷不及掩耳地特赦尼克森。根據福特的說法,尼克森被迫下台已經是對一個總統及其家人最嚴厲的處罰,如果再進入起訴審判的司法過程,那只會造成黨派撕裂社會對立,「我們所有人都參與的美國悲劇。它永無止境,除非有人在上面寫上一個結尾。我認識到只有我能做這件事,假如我能夠的話,那麼我責無旁貸。」

福特的作法讓他民意支持度迅速下跌,甚至付出了無法連任的代價。不過,他也止住了美國人對水門案的惴惴不安與黨同伐異,讓社會定紛止爭。2001年,在特赦尼克森25年後,福特獲得甘乃迪自由基金會頒發勇氣獎,感謝他當年果敢特赦尼克森,縫合因水門案撕裂的社會,置國家的愛高於個人政治前途之上。民主黨的希拉蕊也在自己的自傳中感謝福特的決定,「這對國家團結來說是一件好事,但當時拿來攻擊共和黨是最容易的。」

顯示更多

特赦陳水扁不是一件容易做的決定,但卻是作為一個總統該有的決斷。蔡英文及其幕僚們別因阿扁的步步進逼而憤懣不滿,該思考的是,如何帶領台灣社會走出扁案對立與陰影,縫合這個一直無法癒合的傷口。
Pop Title
Pop TextPop Button1Pop Button2

顯示一些愛。

給我們喜歡!

謝謝。

像每一個想要的幫助很多。

謝謝。